8341投资资讯网
8341投资资讯网

毛主席的生活账本

毛主席的生活账本

 

1990年10月,碧瓦红墙的中南海内一片忙碌,中共中央警卫局与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之间清理交接毛泽东生前遗物的工作正在进行。就在数千件遗物基本清理完毕,纪念馆方面的接收人员准备打道回府之际,有人突然想起了什么。

 

    在地下室的一个角上,有一大堆纸张摆放在那里。翻开这堆尘封的纸张,所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居然是毛泽东一家的生活开支账目。

 

    回到韶山,纪念馆的工作人员才腾出手开始整理这批从地下室“抢救”出来的账目。直到这时,他们才真正明白自己是何等的幸运,被抢救出来的东西又具有怎样的价值。

 

    账本非常齐全,从生活费的收支报表,到日用各项开支,写得非常细。时间跨度也很长,从上世纪50年代初期开始,一直到1977年元月。

 

      主席生活账本包括的几个部分

 

    第一,外面购买的日常用品,包括茶叶、牙具、卫生纸、火柴盒、香烟等费用。

 

    第二,毛主席本人外出时的餐饮开支,比如到地方交粮票、喝茶。

 

    第三,毛主席家庭的杂物支出费用记载,比如修热水瓶、修理家具等。

 

    韶山纪念馆现保存毛泽东生活费收支表11份,日常杂费开支账本4本,粮食账本2本,物品分类账2本。

 

    换句话说,这堆账本足以体现当年中国第一家庭的几乎整个财务与生活状况。红墙高耸的中南海里,曾经为亿万普通人仰望的开国领袖,在这一笔笔账目中,还原成了普普通通的一家之主的身份,要管一家人的衣食住行、油盐柴米。

 

       毛泽东究竟是怎么挣钱花钱的呢

 

    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负责记账的人,这个人叫吴连登。

 

    吴连登说:“我管账前后一共12年时间。从1964年到1976年,毛主席家的账说好管也好管,说难管也很难,难在什么地方呢?没有钱。”

 

    毛泽东还会钱不够用,难道是他的收入不够高吗?

 

    吴连登说:“毛主席的工资是404元8毛,江青的工资是243元,当年来讲,应该来说是高工资了。但是毛主席400多元钱要负担一大家子的开支。”

 

    从账目来看,毛泽东的开支的确很大,这首先因为他长期背负着沉重的经济负担。

 

    吴连登说:“毛主席家里除了主席、江青以外,李讷是长期待在这儿,李敏结婚以后才搬出了中南海;还有李云露,江青的一个姐姐,她还有一个孩子;实际上毛远新也一直在主席家里长大。主席负担这么些人口,家庭开支确实是比较大的。”

 

    两个女儿、姨姐、侄子,每人每月30元的生活费,资助亲戚、朋友的一笔笔款项,种种负担,账目上历历在目。甚至许多时候,连身边工作人员的医药费与出差补助,毛泽东都自掏腰包。大部分工作人员得到过毛主席的资助。

 

    比如1965年2月24日到6月30日之间,短短4个月里,毛泽东就用自己的钱,支付了身边工作人员医药费72.8元,出差补助280.35元,平均每月将近90元。

 

    吴连登说:“毛主席的开支还有一项,就是吃饭,这是个大头。吃饭一般在100元钱左右。包括请他的朋友、老师吃饭。只要主席说,‘我今天要请客。’这个费用就是从主席的工资里出。毛主席每天晚上开会,如果开会开到12点,也要给开会的人做顿夜餐,夜餐费用也得从主席账房里出钱。另外一项开支就是喝茶。毛主席喝茶喝得比较多,一个月两斤左右。还有一个就是抽烟,毛主席抽烟抽得比较多,一般一天3包左右。”

 

    “如果说我随便吃了、花了、用了、拿了,部长也可以,省长也可以,县长、村长都可以,这个国家就没法治理了!”

 

    毛泽东承担的另一笔固定生活开支更出乎所有人意料。

 

    吴连登说:“固定的开支有:房租、水费、电费、租用家具费。包括桌子、椅子、床铺,挂衣服的架子等等,这些东西都需要交费,每个月要交84元左右!冬天,还要交相应的取暖费,一共加起来120多元钱。”

 

    美国总统住白宫,不必交房租,毛泽东住在中南海却是要出房租的,甚至水电、煤气、取暖、家具样样要交钱,总额占到工资收入的四分之一。这也许出乎一般人的想象。

 

    哪怕在公务活动中喝杯茶,毛泽东也得私人付钱。

 

    吴连登说:“喝茶是肯定要交茶钱的,到外地都是我们自己带茶。而在大会堂、钓鱼台这些地方,我们就忘了带茶,如果用人家的一杯茶,我一般不定期或者定期,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就要到这些地方去结一次账。”

 

    1965年5月22日,离开35年的毛泽东重返井冈山。毛主席是1965年5月22日下午5点左右到的,28日上午9点多离开。这位连喝茶都要交钱的领袖,在这短短7天内,一样地公私分明。收**,足以证明毛泽东几近严苛的公私分明。他重游井冈山后**,上面写的是首长伙食费7天,每天2.5元,合计17.50元。另一张是首长交粮票23斤。

 

    吴连登说:“毛主席说,‘如果说我随便吃了、花了、用了、拿了,部长也可以,省长也可以,县长、村长都可以,这个国家就没法治理了!’”

 

    上有所行,下必效之,毛泽东明白这个道理。作为党的主席,为了全党的廉政建设,他必须以身作则,也因此,他与身边的工作人员订了个“约法三章”:

 

    凡是首长需要的一切东西,托当地办的必须货款两清,对方不要钱我们就不收东西。

 

    严格认真地执行中央关于不准请客送礼的通知中5条指示:不得大吃大喝,请客送礼,公私不分,铺张浪费,不得用任何名义向地方要东西不付钱。

 

    于是,有着高额工资收入的毛泽东,在承担了各种经济负担,甚至付清了自己在公务活动中喝的每一杯茶钱后,经济上也常常不免捉襟见肘。

 

      巨额的资助开支

 

    1968年1月的开支表上,支出部分有这么一项:送王季范、章士钊4400元。这巨大的数目与毛泽东的收入和其他支出相比,顿时显得格外醒目。这又是为什么呢?

 

    章士钊的外孙女洪晃说:“上世纪20年代的时候,主席找我外公说,他想筹一笔款,送一批进步学生去欧洲勤工俭学,那个钱是我外公自己拿出来一部分又筹了一部分朋友的钱,应该有两万块银元吧。”

 

    毛泽东通过章士钊筹到的这笔巨款,本是用于革命运动的费用,完全可以“公债公还”。

 

    洪晃说:“我妈妈写的自传上说,她教主席英语的时候,有一次主席主动问她,我欠你爸爸钱,这事你爸爸有没有跟你说过?然后还说他要还钱,说这两万块钱,他要分10年还清,两千块钱一年。”

 

    洪晃说:“毛主席是一个心特别细、特别敏感的人,他能意识到,像我外公这样一个老文人,补助一下的话,在面子上他肯定不会接受的,所以呢,主席就想出一个招来给他钱。”

 

    几天后,毛泽东果真派秘书登门,给章士钊送上了第一个两千元。从此,每年的农历大年初二,章士钊都会收到他派人送来的两千元,一直到1972年累计送满两万元。

 

    此后,毛泽东又以“还利息”的名义继续资助章士钊,直到1973年7月章士钊去世。

 

    除了章士钊曾得到毛泽东资助,名单还能开列出长长的一串。

 

     毛泽东的稿费总额究竟有多少?他又是怎么对待这些稿费的呢

 

    毛泽东不过几百元月薪,按我们的计算,开支庞大的他,已经要省吃俭用了,又哪来这么多钱资助他人呢?

 

    吴连登说:“钱肯定不够,不够怎么办呢?就从毛主席的稿费里出。”

 

    毛泽东的稿费,这无疑是令许多人感兴趣的话题。自从毛泽东去世以来,有关他巨额稿费的各种传言就喧嚣不断,在许多未经核实的书籍以及网络小道消息中,常有人言之凿凿,说毛泽东50年代就拥有百万稿费,说中国取消作家稿费制度期间,全国唯有他一人,还保留版税式的稿费标准,他通过发行量巨大的选集、诗词作品发了大财。传言中,甚至不乏“亿元稿费”之类的天文数字,把毛泽东传说成了亿万富翁。事实果真是这样吗?

 

    这一点毛泽东的账目足以证实,他的稿费清单明确记载,1959年底结存款248689.3元,所谓50年代即达百万稿费之说,显然不实。

 

    毛主席临终的时候,稿费是124万多一点,用在家庭的也只是几万元钱。

 

    主席的稿费没有作为遗产留给自己的子女,而是把这些钱归党、归人民了。

 

    毛新宇说:“从爷爷去世以后,他老人家的全部遗产,包括生前用过的遗物,一律都由中央办公厅保管,不仅我的父母,李敏、李讷姑姑都没从爷爷那儿分到遗产,但是我们永远继承爷爷的这种伟大的精神遗产。”

 

    被传说得沸沸扬扬的毛泽东巨额稿费之谜,至此应该画上句号了。而毛泽东这个本可拥有巨额财富的人,在他去世后,所遗留的全部现金财产,只有工作人员找到的7张新中国成立初期发行的人民币,合计不到今天的10元钱。

 

    吴连登说:“临终的时候家里只有几百元钱,这是毛主席的全部财产,最后这个钱也交了公。另外,毛主席的银行户头里没有一分钱存款。”

 

    这堆发黄的一分一毫公私分明的账本,于1994年被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或许,我们可以借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雷洁琼为韶山毛泽东纪念馆的题词作为本篇的结尾。她这样写道: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1990年10月,碧瓦红墙的中南海内一片忙碌,中共中央警卫局与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之间清理交接毛泽东生前遗物的工作正在进行。就在数千件遗物基本清理完毕,纪念馆方面的接收人员准备打道回府之际,有人突然想起了什么。

 

    在地下室的一个角上,有一大堆纸张摆放在那里。翻开这堆尘封的纸张,所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居然是毛泽东一家的生活开支账目。

 

    回到韶山,纪念馆的工作人员才腾出手开始整理这批从地下室“抢救”出来的账目。直到这时,他们才真正明白自己是何等的幸运,被抢救出来的东西又具有怎样的价值。

 

    账本非常齐全,从生活费的收支报表,到日用各项开支,写得非常细。时间跨度也很长,从上世纪50年代初期开始,一直到1977年元月。

 

      主席生活账本包括的几个部分

 

    第一,外面购买的日常用品,包括茶叶、牙具、卫生纸、火柴盒、香烟等费用。

 

    第二,毛主席本人外出时的餐饮开支,比如到地方交粮票、喝茶。

 

    第三,毛主席家庭的杂物支出费用记载,比如修热水瓶、修理家具等。

 

    韶山纪念馆现保存毛泽东生活费收支表11份,日常杂费开支账本4本,粮食账本2本,物品分类账2本。

 

    换句话说,这堆账本足以体现当年中国第一家庭的几乎整个财务与生活状况。红墙高耸的中南海里,曾经为亿万普通人仰望的开国领袖,在这一笔笔账目中,还原成了普普通通的一家之主的身份,要管一家人的衣食住行、油盐柴米。

 

       毛泽东究竟是怎么挣钱花钱的呢

 

    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负责记账的人,这个人叫吴连登。

 

    吴连登说:“我管账前后一共12年时间。从1964年到1976年,毛主席家的账说好管也好管,说难管也很难,难在什么地方呢?没有钱。”

 

    毛泽东还会钱不够用,难道是他的收入不够高吗?

 

    吴连登说:“毛主席的工资是404元8毛,江青的工资是243元,当年来讲,应该来说是高工资了。但是毛主席400多元钱要负担一大家子的开支。”

 

    从账目来看,毛泽东的开支的确很大,这首先因为他长期背负着沉重的经济负担。

 

    吴连登说:“毛主席家里除了主席、江青以外,李讷是长期待在这儿,李敏结婚以后才搬出了中南海;还有李云露,江青的一个姐姐,她还有一个孩子;实际上毛远新也一直在主席家里长大。主席负担这么些人口,家庭开支确实是比较大的。”

 

    两个女儿、姨姐、侄子,每人每月30元的生活费,资助亲戚、朋友的一笔笔款项,种种负担,账目上历历在目。甚至许多时候,连身边工作人员的医药费与出差补助,毛泽东都自掏腰包。大部分工作人员得到过毛主席的资助。

 

    比如1965年2月24日到6月30日之间,短短4个月里,毛泽东就用自己的钱,支付了身边工作人员医药费72.8元,出差补助280.35元,平均每月将近90元。

 

    吴连登说:“毛主席的开支还有一项,就是吃饭,这是个大头。吃饭一般在100元钱左右。包括请他的朋友、老师吃饭。只要主席说,‘我今天要请客。’这个费用就是从主席的工资里出。毛主席每天晚上开会,如果开会开到12点,也要给开会的人做顿夜餐,夜餐费用也得从主席账房里出钱。另外一项开支就是喝茶。毛主席喝茶喝得比较多,一个月两斤左右。还有一个就是抽烟,毛主席抽烟抽得比较多,一般一天3包左右。”

 

    “如果说我随便吃了、花了、用了、拿了,部长也可以,省长也可以,县长、村长都可以,这个国家就没法治理了!”

 

    毛泽东承担的另一笔固定生活开支更出乎所有人意料。

 

    吴连登说:“固定的开支有:房租、水费、电费、租用家具费。包括桌子、椅子、床铺,挂衣服的架子等等,这些东西都需要交费,每个月要交84元左右!冬天,还要交相应的取暖费,一共加起来120多元钱。”

 

    美国总统住白宫,不必交房租,毛泽东住在中南海却是要出房租的,甚至水电、煤气、取暖、家具样样要交钱,总额占到工资收入的四分之一。这也许出乎一般人的想象。

 

    哪怕在公务活动中喝杯茶,毛泽东也得私人付钱。

 

    吴连登说:“喝茶是肯定要交茶钱的,到外地都是我们自己带茶。而在大会堂、钓鱼台这些地方,我们就忘了带茶,如果用人家的一杯茶,我一般不定期或者定期,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就要到这些地方去结一次账。”

 

    1965年5月22日,离开35年的毛泽东重返井冈山。毛主席是1965年5月22日下午5点左右到的,28日上午9点多离开。这位连喝茶都要交钱的领袖,在这短短7天内,一样地公私分明。收**,足以证明毛泽东几近严苛的公私分明。他重游井冈山后**,上面写的是首长伙食费7天,每天2.5元,合计17.50元。另一张是首长交粮票23斤。

 

    吴连登说:“毛主席说,‘如果说我随便吃了、花了、用了、拿了,部长也可以,省长也可以,县长、村长都可以,这个国家就没法治理了!’”

 

    上有所行,下必效之,毛泽东明白这个道理。作为党的主席,为了全党的廉政建设,他必须以身作则,也因此,他与身边的工作人员订了个“约法三章”:

 

    凡是首长需要的一切东西,托当地办的必须货款两清,对方不要钱我们就不收东西。

 

    严格认真地执行中央关于不准请客送礼的通知中5条指示:不得大吃大喝,请客送礼,公私不分,铺张浪费,不得用任何名义向地方要东西不付钱。

 

    于是,有着高额工资收入的毛泽东,在承担了各种经济负担,甚至付清了自己在公务活动中喝的每一杯茶钱后,经济上也常常不免捉襟见肘。

 

      巨额的资助开支

 

    1968年1月的开支表上,支出部分有这么一项:送王季范、章士钊4400元。这巨大的数目与毛泽东的收入和其他支出相比,顿时显得格外醒目。这又是为什么呢?

 

    章士钊的外孙女洪晃说:“上世纪20年代的时候,主席找我外公说,他想筹一笔款,送一批进步学生去欧洲勤工俭学,那个钱是我外公自己拿出来一部分又筹了一部分朋友的钱,应该有两万块银元吧。”

 

    毛泽东通过章士钊筹到的这笔巨款,本是用于革命运动的费用,完全可以“公债公还”。

 

    洪晃说:“我妈妈写的自传上说,她教主席英语的时候,有一次主席主动问她,我欠你爸爸钱,这事你爸爸有没有跟你说过?然后还说他要还钱,说这两万块钱,他要分10年还清,两千块钱一年。”

 

    洪晃说:“毛主席是一个心特别细、特别敏感的人,他能意识到,像我外公这样一个老文人,补助一下的话,在面子上他肯定不会接受的,所以呢,主席就想出一个招来给他钱。”

 

    几天后,毛泽东果真派秘书登门,给章士钊送上了第一个两千元。从此,每年的农历大年初二,章士钊都会收到他派人送来的两千元,一直到1972年累计送满两万元。

 

    此后,毛泽东又以“还利息”的名义继续资助章士钊,直到1973年7月章士钊去世。

 

    除了章士钊曾得到毛泽东资助,名单还能开列出长长的一串。

 

     毛泽东的稿费总额究竟有多少?他又是怎么对待这些稿费的呢

 

    毛泽东不过几百元月薪,按我们的计算,开支庞大的他,已经要省吃俭用了,又哪来这么多钱资助他人呢?

 

    吴连登说:“钱肯定不够,不够怎么办呢?就从毛主席的稿费里出。”

 

    毛泽东的稿费,这无疑是令许多人感兴趣的话题。自从毛泽东去世以来,有关他巨额稿费的各种传言就喧嚣不断,在许多未经核实的书籍以及网络小道消息中,常有人言之凿凿,说毛泽东50年代就拥有百万稿费,说中国取消作家稿费制度期间,全国唯有他一人,还保留版税式的稿费标准,他通过发行量巨大的选集、诗词作品发了大财。传言中,甚至不乏“亿元稿费”之类的天文数字,把毛泽东传说成了亿万富翁。事实果真是这样吗?

 

    这一点毛泽东的账目足以证实,他的稿费清单明确记载,1959年底结存款248689.3元,所谓50年代即达百万稿费之说,显然不实。

 

    毛主席临终的时候,稿费是124万多一点,用在家庭的也只是几万元钱。

 

    主席的稿费没有作为遗产留给自己的子女,而是把这些钱归党、归人民了。

 

    毛新宇说:“从爷爷去世以后,他老人家的全部遗产,包括生前用过的遗物,一律都由中央办公厅保管,不仅我的父母,李敏、李讷姑姑都没从爷爷那儿分到遗产,但是我们永远继承爷爷的这种伟大的精神遗产。”

 

    被传说得沸沸扬扬的毛泽东巨额稿费之谜,至此应该画上句号了。而毛泽东这个本可拥有巨额财富的人,在他去世后,所遗留的全部现金财产,只有工作人员找到的7张新中国成立初期发行的人民币,合计不到今天的10元钱。

 

    吴连登说:“临终的时候家里只有几百元钱,这是毛主席的全部财产,最后这个钱也交了公。另外,毛主席的银行户头里没有一分钱存款。”

 

    这堆发黄的一分一毫公私分明的账本,于1994年被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或许,我们可以借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雷洁琼为韶山毛泽东纪念馆的题词作为本篇的结尾。她这样写道: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